回到網頁上方

觀點/健康碼變「維穩碼」 中國政治動亂前兆?

作者 黃清龍
發佈時間:2022/06/21 15:58
最後更新時間:2022/06/21 15:58
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。(圖/達志影像美聯社) 觀點/健康碼變「維穩碼」 中國政治動亂前兆?
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。(圖/達志影像美聯社)
作者:黃清龍(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、獨立媒體人)

中國疫情看似穩定下來,但此前為貫徹清零採取的高壓防疫措施,卻像埋下的地雷般,正一個接著一個爆開。最直接的衝擊是經濟與就業情勢的傷痕累累,最駭人聽聞的是健康碼竟然變成「維穩碼」。
 

中國經濟劇烈減速下,潛藏的社會矛盾相繼浮現,當局為確保今秋廿大順利召開,正不計一切地進行鎮壓,中國是否出現政治動亂的前兆,值得關注。
 
去年中國當局在共同富裕的口令下,雷厲整頓了許多行業,第4季經濟僅增長4%。今年第一季增長4.8%,都遠低於預期目標。今年第二季因為廣泛封城,民間消費與投資都變弱了,加上俄烏戰爭對全球經濟的衝擊,中國製造業重鎮珠三角出現裁員潮,摩根大通的最新預測,第二季將是負增長5.4%。
 
以往當經濟不振時,中國可以靠政府大量投資來衝刺經濟成長,但現在政府也沒錢了,幾年來為了防疫已經耗光老本。地方政府沒錢、老百姓也沒錢,中國經濟成長放緩已是無法避免,各類金融危機和社會矛盾因此頻繁爆發。
 

*豫皖存款戶被以健康碼阻止維權
 
最近河南和安徽有5家村鎮銀行,相繼以「系統維護」為由停止存款戶的提款服務。有存款戶想從銀行領錢,卻發現已經領不出來,在與銀行交涉無果後,擬赴省會鄭州「上訪」,不料出發前他們的「健康碼」集體變紅,以致寸步難行。隨即防疫人員上門,要求他們居家隔離。有些「被紅碼」的存款戶表示其核酸檢測為陰性,但健康碼卻是「紅碼」,簡直匪夷所思。原本用於防疫的「健康碼」,一夕間變成用來阻止存戶上訪的「維穩碼」,政府藉此限制民眾行動自由。
 
這是怎麼一回事呢?原來自從北京當局宣佈「房住不炒」及「三條紅線」政策後,中國許多中小型房地產企業就很難從銀行借到錢,只能向地下錢莊借錢融資,利息動輒高達20%。有一家名叫「河南新財富集團」的公司,於是以7.5%息率吸納民間存款,再向地產公司放貸,從中賺取豐厚息差。事件涉及第三方金融公司與銀行人員勾結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,最新估計牽涉逾40萬存款戶及400億元人民幣存款。
 
事發至今超過一個月,不少苦主原本以為,既然公安初步調查已顯示有銀行人員涉嫌勾結第三方金融公司,當局應當很快會有所交代。不料等了又等,從河南省政府到人民銀行、中國銀保監會等相關中央部委一直沒有正面回應,令苦主們日益焦慮。怎麼會這樣呢?習近平不是才說,對一切侵犯群眾權益不聞不問的現象,必須嚴肅查處、堅決追責嗎?難道只是用來騙老百姓的空話?
 
原來不是政府不管,而是問題太複雜,不好處理。一方面400億元不是小數目,幾乎佔到中國中央存款保險基金960億元餘額的一半,再者,現在只是發生在河南、安徽,不排除其他省市也有未爆彈,只要再爆一樁,存款保險基金便接近清零了,這是中央遲未出面的難處。
 
中央撒手,河南省政府理應出手,不過河南省最近3年多災多難,省會鄭州多次「封城」抗疫,去年全省又被「千年一遇」水災重創,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200億元。2021河南財政收入4437億元,支出高達10420億元,赤字十分嚴重。今年前5個月,河南省財政收入按年下跌9.4%,省政府上月已發布《通知》,下令各級部門節衣縮食。
 
現在河南政府處境最尷尬,畢竟400億元金額巨大,並涉及銀行體系,如果沒有中央財政額外注資補充,單靠當地政府根本難以解決。但中央部委沒有明確指示,面對大批苦主群情洶湧,地方政府只能採取拖延策略,盡量勸說疏導民怨,千方百計、軟硬兼施,「健康碼」變成「維穩碼」,因此產生。不過這些存款戶大多來自農村或鄉鎮,每人存款額度雖不高,很可能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,平白失去的話隨時可以為此拚命。
 

居民出入須掃健康碼。(圖/達志影像美聯社)

*「豫賜紅碼」阻鄭州爛尾樓業主維權

河南的問題不僅如此,繼村鎮銀行維權儲戶受害之後,又有多名鄭州「爛尾樓」業主也曝光稱,他們買的房子遲未交屋,自己參與維權後健康碼近日突然轉紅,行動受限導致與信訪局長的會面安排告吹,但若肯簽「不維權保證書」即可轉綠碼。可見「健康碼變成維穩碼」不是個別單位的單一事件,而是河南省政府集體濫權下的產物,但至今沒有部門為亂用健康碼表示負責,

面對傳媒詢問,河南衛健委說賦碼工作由省、市大數據局負責;省大數據局表示,應是各市賦碼;鄭州大數據則稱,給誰解碼、賦碼,由疫情防控指揮部說了算,「他們下面有個社會防控部」,而豫康碼的賦碼轉碼權,由省級疫情防控指揮部決定。由此,矛頭直指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理部。亦有輿論認為,負責維穩的省市政法委才是背後操盤者。

如果中國經濟持續放緩,類似的社會矛盾恐將更頻繁爆發。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,有所謂「在發展中解決一切問題」的定律,過去因經濟連年高速增長,很多社會矛盾都可紓緩。但這也意味一旦經濟減速,一些潛藏的矛盾便會相繼浮現。河南當局藉「健康碼」標示紅碼來控制銀行存款戶維權者的行動,只是冰山一角,但已曝露中國經濟的疲態,並危及整個金融體系的信用。

 
*江浙滬成立降薪辦  追討公務員薪金

自疫情爆發以來,中國已多次傳出公務員降薪消息,外傳廣東珠三角城市的教師已普遍被要求降薪,廣東部分地區公務員也緩發補貼。京津公務員系統更已明確了降薪計劃。網易有自媒體傳出,江浙滬政府成立了「降薪辦」,把所扣薪金和獎金用來充實「抗疫基金」,因為中央不給補助了。其中,上海的處級幹部年薪從人民幣35萬降到20萬元,主任科員年薪從24萬降到15萬元;浙江機關事業單位人員收入下降約25%,杭州達到40%;江蘇停發各類補貼,蘇南降薪3萬至6萬元,蘇州公務員普降7萬元。有關消息至今未被當局證實或闢謠,也沒有被屏蔽,某種程度證實降薪屬實。

*山東煙台教師罷課拒減半薪

日前山東煙台開發區高級中學門口,聚集數百名罷課維權的教師,抗議當局大幅降薪、退津,而區內政府部門卻不用降薪。據罷課教師公開信稱,降薪後他們將回到10幾年前薪金水平,月薪從8000元砍到4000元,而當局還要追討去年的津貼獎金約7至15萬元人民幣,許多人已用去償還貸款,如今恐要借錢退津。他們當然不服。

煙台教育局回覆教師稱,退津是根據中央要求「全國範圍內清理和規範機關事業單位津貼補貼」進行的工作。有鄰市醫生透露,實際上整個山東教育系統、醫療系統都在搞退津,他們被要求把去年所有補貼、補助、獎金、加班費都交回去。由於很多人拿不出或不願退津,臨沂等地就每月直接從工資裏扣錢。

簡單說,中國經濟不行了,現在是地方政府也沒錢了,所以要對公務員、教師降薪;企業拿不到訂單,所以紛紛裁員;中小型房地產從銀行借不到錢,所以才給了地下金融可乘之機。然後當存款戶出面維護自己的權益時,當局就運用防疫的健康碼讓你動彈不得,這一切違紀犯法的事,都是為了二十大順利召開,讓習近平可以順利連任。

中國各地方政府財政赤字。(示意圖/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)

*特斯拉7至8月禁駛入北戴河

據路透社引述河北秦皇島市北戴河區交警透露,北戴河全區7月1日起將禁止特斯拉電動車駛入2個月。習近平6月8日、9日在四川視察期間,成都當地交通警察曾禁止特斯拉車輛駛入市中心管制路段,引起外界關注。成都當局至今未正式通報當時限制特斯拉的原因。

一年一度的中共黨內高層暑休「北戴河會議」以往8月舉行,盛傳今年因須討論中共二十大的高層人事而提前召開,禁止特斯拉駛入被視為與此有關。儘管「北戴河會議」是否如常運作仍存疑,不過中由於今秋舉行的中共二十大,將是習近平可能連任第3任總書記的重要會議,使有黨內元老參與的「北戴河會議」被外界賦予諸多想像。

*中共發動群眾鬥爭群眾  凸顯信心危機

中國日前公佈一項鼓勵民眾舉報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獎勵辦法,懸賞獎金從一萬元人民幣到十萬元以上不等。分析人士表示,中國在維穩經費大於軍費的情況下,還要推出這樣的措施,顯示習近平在各種內外交迫的壓力下,對於政權有非常強烈的危機感,才會用中共“發動群眾鬥群眾”的老路,來加強監控,穩住政權

台灣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叡人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,習近平運用共產黨傳統的老做法,動員群眾由下而上進行自我監控,很明顯是針對內外局勢不穩,然後要加強監控。他說,這些不穩的局勢包括美中新冷戰開始,全球供應鏈重組,外資資本外移,中國經濟下滑,再加上最近上海封城清零搞得天怒人怨,種種因素以致中國青年失業率非常嚴重,逼近20%,而失業率高往往是政治動亂的前兆。

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獨家授權刊登,不代表TVBS立場,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請勿引用,以免侵權。
 

黃清龍專欄

#中國大陸#疫情#清零#健康碼#維穩#習近平#封城

專欄作者介紹

作者

黃清龍

獨立媒體人,現任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﹑POP撞新聞主持人。 曾在聯合報﹑首都早報﹑自立晚報﹑自立早報﹑中時晚報﹑中國時報及旺報等不同媒體任職,從助理記者到總編輯﹑社長﹑發行人。 對台灣藍綠有深切體會,對兩岸問題有第一手接觸,對美中關係長期關注,希望以博腦佛心(Profession)為台灣公共輿論盡一分力。

看更多

分享

share

分享

share

連結

share

留言

message

訂閱

email

延伸閱讀

你可能會喜歡

人氣點閱榜

網友回應

notification icon
感謝您訂閱TVBS,跟上最HOT話題,掌握新聞脈動!

0.1349

0.0686

0.20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