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網頁上方

周永忠水上屋藝術 攝影油畫雙線發展

記者 凃鴻恩 / 攝影 李皇龍 報導
發佈時間:2021/11/19 22:07
最後更新時間:2021/11/19 22:44

台南藝術家周永忠多年發展油彩,同時他也熱愛攝影,對水上屋和水中森林特別有興趣。長年的攝影,紀錄出地層下陷等生態現況。


圖/TVBS

 
台南北門雙春海岸防風林,周永忠的私房密境曝光。

記者vs.攝影家周永忠:「海平面上升加上海水倒灌,鹽水就跑到裡面來,造成低窪地區常常泡在海水裡面,所以這是鹹的海水出不去的,然後這些都是枯死的樹木嗎?對對對,是木麻黃嗎?木麻黃,其實它也是個樹木的墳場。」

記者vs.攝影家周永忠:「你比較喜歡枯的感覺,還是有樹的感覺,我比較喜歡枯的感覺,你的枯不多了,對對對,枯不多了,我選擇看到下面反射的倒影,是因為它跟虛實有關,生命也是一樣,生死虛幻跟真實。」

 
周永忠1992年開始以綜合媒材,結合童年回憶來創作,由於長期拍攝魚塭濕地,2013年就發展出《水上屋》系列。

攝影家周永忠:「潮汐來的時候它就淹沒在水裡面,潮汐退了它就變成一條路,椅子是安全的休息的,裁縫機是代表母親,臨行密密縫、意恐遲遲歸,這種意思家的感覺,那你地上為什麼會擺一些貝殼,貝殼本身它有一種,因為牡蠣是一種生命的孕育的象徵。」

布袋老屋水影幢幢,光影殘疊夫妻相映。

圖/TVBS

藝術家周永忠:「這個小孩是我小時人家幫我拍的影像,小女孩是我太太的小時候,下面的水面是我用合成,自己用電腦去製作的,有些是真實拍的,像這個因為下面沒有水。」

記者vs.藝術家周永忠:「雖然場景是殘破可是家人在一塊,這是您對鄉愁的滿足對不對,也是,這是我爸爸跟我媽媽結婚的照片,這是我弟弟跟我,幫別人做花僮時的照片。」

藝術家周永忠:「它有半年的時間是沒有淹水的,沒有淹水時2018年就進去裡面拍了,後來我發現,它這裡有一點水痕的痕跡,於是我等了半年,每次經過就去看一下,後來有一天它真的淹水了,如果是假日,不用假日每天都是人群,它已經變成一個觀光景點了。」

藝術家周永忠:「這個造型本身立起來跟橫的看,就像個梭狀物,也很像我拍攝的魚塭一圈一圈的,你看過它乾旱的樣子嗎,有有有看過它乾旱的樣子,它也是候鳥紅鶴棲息的地區。」
 

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的周永忠,因著對父母和童年的懷念,重遊海岸魚塭濕地,並以此創作抒發。

圖/TVBS

記者vs.藝術家周永忠:「老師你為什麼會來這個地方拍攝呢,這棟是什麼建築,有點殘破的房子,它漂浮在水面上的感覺,有一點像島嶼,也是一種不確定性漂泊的味道。」

記者vs.藝術家周永忠:「你這張去拍的時候它還有屋頂,我們今天去拍已經沒有屋頂,我作品都有呈現超現實感。」

同一棟房子,周永忠又拍了內部頹圮之狀,但加入童年的合成照片。

 
記者vs.藝術家周永忠:「這椅子感覺上,不是站在平的椅子上,有點危險你處在一種危境當中,它是一種危機的平衡,我也感覺像是我的童年家園,或者我的記憶就這樣消失了。」

周永忠因著懷念童年而走入濕地魚塭,卻也意外記錄到地層下陷,海平面上升的人定輸天,從水上屋到水中森林,記實又記憶,蒼涼的優美裡流露出隱隱的危機。
#藝文潮「水中殘景」#周永忠#水上屋#水中森林

分享

share

分享

share

連結

share

留言

message

訂閱

email

你可能會喜歡

人氣點閱榜

網友回應

notification icon
感謝您訂閱TVBS,跟上最HOT話題,掌握新聞脈動!

0.0654

0.0498

0.1152